hong600
知名攝影師許培鴻走過二十餘載的影像創造生涯,拍攝主題從旅行、音樂、舞蹈以至於戲劇,每一次拍攝主題的轉場皆依附著其生命成長經驗。對他而言,這些人生轉折也許高低起伏,但一路走來始終堅持的結果,便是釋然於心的,生命中最好的安排。此次,通過許培鴻大師的講座主題-四個曼妙的影像人生中,我們不僅得以窺見一名攝影藝術家的成長歷程,更藉有意識的對答得以叩問其獨到的生命哲學與攝影美學。

hong-04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

韓愈曾經說過,「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故雖有名馬,秖辱於奴隸人之手,駢死於槽櫪之間,不以千里稱也。」回顧其創作生涯,許培鴻第一個想要感謝的便是他在紐約的表哥,儘管只是短短一句鼓勵,卻在他的生命記憶埋下了發光的種籽。許培鴻表示,啟蒙是重要的,每個人的天賦不同,屬性不同,唯有遇見伯樂才能被妥善激發。

 

創作初心,對生命的感動

許培鴻的影像拍攝主題曾經歷四個轉場,分別是旅行、舞蹈、建築與戲劇,乍看並不相關,隨著生命之舟緩緩前渡,才發現每個創作階段都是珍珠,終究串成如今的璀璨。關於旅行,他特別鍾愛流浪式的移動,通過雙腳的如實前進,不僅能保有舒適的旅行節奏,也較能看見風景背後動人的生命篇章。

回憶起音樂家系列的攝影歷程,一開始只是覺得社教館的海報並不吸引人,卻因想要吸引觀眾前來的想法而展開一系列的音樂家拍攝計畫。主題與對象從國樂到西樂,國內到海外,許培鴻一步步累積創作能量與作品,更為未來與白先勇老師的合作搭起一座隱形的橋樑。

hong-03

人生所走過的每個經驗,都是有理由的

提及與白先勇老師所製作青春版牡丹亭的攝影合作,許培鴻表示儘管在此之前他拍攝許多音樂家、藝術家,卻沒有戲曲的經驗,能夠合作的契機說來幸運,憑藉昔日工作夥伴的引薦,沒想到一拍就是十年,而這十年並沒有讓他倦於拍攝,反而通過與演出、製作人員的朝夕相處讓他發現了更多饒富趣味的主題。

綜觀二十餘載的攝影創作歷程,每一次的相遇與轉場對許培鴻而言都是格外珍貴而不容捨去的。如果沒有表哥的一句鼓勵,他也許不會就此展開攝影生涯;如果沒有以專業養活專業的堅持,他也許已然轉移行業;如果沒有堅持影像創作的初心,也許不會那麼容易獲得白先勇老師的青睞;如果沒有音樂家系列的創作主題轉場,也許就沒能獲得合作夥伴的引薦。他說,人生的旅行,因遇見而期待,因期待而開創了未來,正是其創作生涯的最好註解。

hong-02

發現孩子的天賦,具現其無窮的創造與想像力

許培鴻曾經提到良馬尤須伯樂,教育亦是如此。實驗教育體系除了嘗試為現行教育另闢新徑外,更強調尊重孩子的天賦與特質,不讓一條魚去競賽爬一棵樹,同時不讓競爭成為孩子學習的唯一動機。孔子曾言,吾十有五而志於學,學習是人師與教學環境的天然孕育,通過啟發與引導,讓孩子本真自然流露,從中尋找到適合自己的一方天地,並且透過實踐將所學知識靈活運用,最後成為孩子寶貴的生命經驗。

hong-05

用旅行尋找生命的感動,自我文化的認同

許培鴻老師用旅行豐沛創造能量,透過旅行增加視野,發現生長區域以外的感動的故事。道禾的山水學課程是與山水相處、向自然學習,行者課程則是通過旅行與露營,打開心靈向一群在土地生活、在生命中發光的人請益之旅。通過旅行前行規劃,以至於真正步上旅途,學習將日常知識統整實踐,透過雙腳認識自己的家鄉與文化。當我們對自身文化認肯,便能學習理解他人文化進而產生交流的可能。

 

二十年一件事,
道禾三代塾,華人教育的下一步

從系列人文百工講座裡,我們看見了各領域創作者對其領域的專注與堅持,道禾教育一九九六年自幼兒教育扎根,以二十餘年的教育現場踐履體證經驗,為華人教育另闢新徑,打開嶄新氣象。以「求難、求拙、求慢、求少」的辦學心法,形塑屬於華人不嫁接其他機構的教育願景,以道禾三代塾的國際教育思維,形塑一個得以共生、共學、共享,讓三代人得以安身立命,共同繪刻美好生命印記的學習場域。

hong-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