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600

在電影感官體驗中,除了畫面構成,音效與配樂的定位尤其重要,電影不僅通過畫面傳遞訊息,更透過配樂與音效將畫面立體化,使觀眾更能融入於情節與情境中。此次講座道禾三代塾,邀請甫獲得第五十四屆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的胡定一先生前來演說,聽眾不僅藉此得以窺見不為人知的擬音師工作日常,從其職業生涯分享看見臺灣電影歷史發展脈絡,更在胡定一先生所帶來的擬音道具現場體驗中,實際感受擬音工作的奧妙與趣味。從中,我們不僅看到了一個專業工作者對於其專業領域的堅持不輟,更從其炯炯發光的眼神中發現其對工作的熱情,以及對於傳承技藝的殷切期待。

hu-01

擬音師的道具工作室

曾聽說,一張混亂的工作桌經常是一個創意工作者的表徵。能夠冷靜面對混亂,從中理出線索與訊息輕重的人,往往更不容易被干擾,表現出內心的創意與進行聯想。胡定一老師笑說,自己所處的工作室很混亂,看起來好像聚集了一堆資源回收的垃圾。但對他而言,能夠發出聲音的物件都是擬音的好素材,所以除了日常觀察外,他也經常撿拾不同的道具做為電影配音的材料。

眾多道具外,還有材質不一的地板,光地板就有鵝卵石、大理石、砂地、水泥地、泥巴地、柏油地之別,擬音師對聲音的細膩與計較於此可見一斑。對一般人而言尋常的走路聲響,對胡定一先生來說,除了有地板材質的區別,也有喜怒哀樂的影響。在電影《愛情萬歲》裡,楊貴媚寂寥的腳步聲不來自現場收音,而是胡定一先生就著電影畫面,穿著高跟鞋一步一履走出來的。

hu-02

因應5.1聲道科技後的擬音工作

胡定一先生自一九九七年進入中影股份公司以來,耕耘幕後擬音工作四十餘載,當然也經歷了臺灣電影發展的盛衰。臺灣的擬音工作在電影新浪潮時代達到巔峰,然而卻在七九、八〇年代臺灣電影逐漸沒落後開始走下坡,這時許多擬音師開始轉行,曾經遊人如織的中影文化城,也在時代的驅進與政策的影響下,成為了臺灣電影發展史的斷垣殘壁。

時代更迭,科技日新月異,電影產業也難免其衝擊。胡定一先生說,在Dolby Digital 5.1聲道時代來臨後,音效的模擬難度並不亞於過往。過去配音的難度在於需要即時、影音同步,如今則是為了聲音的立體,需要配置多重聲道,如電影畫面有十個人,他就必須做出十種不同腳步聲放在不同軌道上,一層層堆疊出電影情境。

hu-03

與國外擬音師的交流

在台北電影節時,胡定一先生曾與來自羅馬尼亞的擬音師交換經驗,由於區域性環境的限制,各國擬音師所能取得的素材不同,基此能夠進行擬音的道具也各有千秋。如模擬在雪地裡行走的聲音,西方經常使用鹽巴來作為基底,胡定一先生則使用稻殼來模擬,他說鹽巴易水融需時時補充,稻殼既經濟實惠又可重複使用,是更好的選擇。

又如骨頭斷裂的聲音,在西方會用乾燥的西洋芹折斷來模擬,在臺灣因為季節性的關係並不好取得,胡定一先生找到了龍眼乾,將乾燥龍眼殼壓裂的聲響與骨頭斷裂所發出的聲響相仿,用完了之後還能食用,既經濟又不會造成資源浪費。羅馬尼亞的擬音師一聽,還特地到迪化街帶了一大包龍眼乾回國。這些擬音的物件,無一不是來自胡定一先生對日常的細膩體會與無數次實驗結果。

hu-04

無法被炮製的情感音效

也許會有人質疑,為什麼不使用音效庫裡的音效?胡定一先生表示,有些聲音的確會從音效庫取材,但擬音師的地位並不會因此而被替代。主要是,音效並不單純只是某個物件所發出的某個聲音,往往因時因地因人而有所不同,例如男人走路與女人走路就有極大的差異,而雀躍的腳步與哀傷的步伐當然也不一樣。

對他而言,擬音師除了為電影畫面與動作模擬音效外,更要悉心觀察電影場景與演員的喜怒哀樂,不僅有距離遠近之分,也有情感起伏的差異。音效庫的音效表情往往較為平面而單一,也很難適用於所有場景。因此,胡定一先生擬音時會將擬音環境營造出最貼近現實的狀況,並仔細考察演員的表情而抽絲剝繭出每一道聲音情感,藉以立體電影畫面,透過擬音臻至擬境,帶給觀眾們豐富精彩的感官體驗。

hu-05

一生只做一件事的堅持與熱情

人生漫漫,路途迢迢,總是難免遭逢挫折與現實的考驗,在面對困境時能夠堅持不懈並不容易,但是胡定一先生說,只要選擇你所喜歡的事,並且熱愛它,堅持不輟的投入,努力必然一定會有結果。四十餘載的擬音師職業生涯對胡定一來說,並不若幕前的演員光彩滿目,他表示是一條孤獨卻又享受的旅程。

但是,我們始終相信努力的人一定會被看見,就如同第五十四屆的金馬獎肯定。道禾三代塾邀請胡定一先生前來,不僅僅希望孩子們能夠看見一位職人對其工作的堅持與熱情,更希望塾人們能夠在生命發光的大師分享講座中,叩問生命的學問與哲理。除了分享,同時也期許藉此播耘傳承的種籽,讓道禾三代塾作為三代人足以共生、共學、共享的最佳場域。

humix-01